模樣 --> 警告!這篇是心情不好的喔!請慎思。

人有很多姿態;不同時期、不同天氣、不同一起照相的人(或食物)、不同的場合,都會跑出不同的姿勢、表情、眼神.....。我如果想要讓人家記住我的姿態,我想要什麼姿態?



我想,我應該先說,要在什麼場合讓人家記住我的姿態。如果有這一天我會「規定」人家要怎麼記得我,應該是我自己的喪禮(或告別式)吧。我可能不是很想讓人家的最後印象是寄嚴肅又黑白的瞪著別人。印象很深刻的一個,是假的。是在 Love Actually 裡面,播放著輕快的歌以及生命中的許多照片,告訴大家她怎麼活過的。我想,如果這樣的情景是真的,在座的人會知道,「恩,這一段我跟她一起參加過,她那時候是....」,或是「喔,她曾經這麼開心過」、「有人這麼花心思幫她拍照」、「她是這樣跟她的小孩相處的」;或是「恩,她是這樣跟她的病相處的」。藉由種種曾經共同相處過的情景、物品、人、或是他的創作物,其他的人或開心、或哀傷、或感嘆的想念著這個人。

我不知道這樣的想念,會是多麼大的負擔?如果像重複播放這些照片般的想念著這些細細碎碎,但是又很真實的情景,其他的人真的負擔得了嗎?負擔得了曾經膩在一起現在卻一絲都摸不到的感受嗎?負擔得了陷溺在又是歡樂溫馨又是哀傷無力的感受嗎?

那換個方式想好了。如果我們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所以發明一種方式叫做過世的人從毛毛蟲變成蝴蝶了、上天堂了、變成神仙了,過著跟我們不一樣且沒有痛苦的日子,她不是不在我們身邊了,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觀照著我們。這樣也許可以不用這麼哀傷。可是要可以這樣相信,我們必需要先相信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是個轉折點,過去了以後是不同的世界。而這樣的世界觀需要靠崇敬另一種力量來維持,所以要相信有神會照顧我們、會照顧過世的人;要相信變成神仙的祖先具又不同的屬性,跟我們不再一樣;要相信過去在我們身邊一起談天的人現在有了不同的性格了。

那....我對他們的記憶怎麼辦?這些記憶是重要的是因為他們跟我活過同樣的生活。唉,換個很白痴的講法,因為我們愛吃同樣的東西、也許有同樣小氣愛財的性格、也許因為他們是我鬥嘴的下半句、也許他們是讓我想破頭的上一步棋、也許他們是拿著酒杯說喝下去就沒事了的人、也許也是讓我氣得口不擇言的人....。突然間,他們不再跟我一樣愛吃愛喝愛賭一口氣愛念人,那我的記憶的那個人要去哪裡湊起來呢?這真是一個很詭異的狀況,明明,我想唸這個人,是因為我們有很多很生活化的特質,可是現在統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支持我相信這個世界依照某個邏輯運作的那些信念,那,誰要賠我這個人跟我跟他的記憶呢?換句話說,如果在告別式一開始放著這些照片,跟大家說著這個人在生活中的模樣,然後到最後告訴我你要相信某個世界觀,我會很錯亂吧?

回過頭來到剛剛的問題:如果有一天我要告訴人家請記得我某個模樣,那會是什麼?雖然到時候可能我「一點」主控權都沒有,不過現在開始嘗試也許到時候還有點機會吧。範例一(範例還真難找,這個竟然是我找得到的最近的一個人的照片)



解說:這個愛吃,而且把自己吃得圓圓的人,曾經很開心的去約克玩。



可是,如果是我要去記得這個人,我該要怎麼去記得呢?在我的例子也許比較簡單一點,就一個愛吃鬼愛到處玩還愛跟人家炫耀!就算變成神仙也一定是愛吃仙,而且並沒有什麼法力或是什麼好事蹟可以給人家蓋廟來拜的﹍

可是,如果是你很親愛很尊敬的人呢?



3 responses:

Su-yi said...
15/02/2008, 00:20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心情不好了,如果要轉換心情的話,看一下我剛換的舞獅影片好了,比較符合年節氣氛.

不過,我倒不認為我的信仰會會讓我或我的朋友忘記我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反而感謝它提供了一個基本的價值觀,讓我可以提前知道將來等我們面對那一天的時候,不用恐懼,也知道我最親愛的家人朋友,會怎麼樣的形容我,對我,這樣就夠了.

qmodady said...
15/02/2008, 05:16

Dear Su-yi,

真的很謝謝你的留言。我沒有要怪罪哪種信仰的意思,反倒是很感謝許多在 across cultures 裡面直接或間接幫助過我們的人。會寫出這一篇來,還有一部分是最近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所以才會這麼敏感(沒用!?)吧:P

鴨鴨 said...
17/02/2008, 11:20

給你曬曬台南的太陽以及隔著照片聞一下咖啡香.....
http://blog.yam.com/fjjung/article/13836351#comment12129827
(其實我是點了才六十的熱可可)